九州体育

  •   新京报快讯(记者 白金蕾)6月18日,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大麦网CEO樊路远在中国影视领袖高峰会上称:“阿里影业刚刚三岁多,不能一上来就让孩子去赚钱”,在此前一天,他在接受包括新京报在内的采访时称,从来没有把短期盈利当目标。这是樊路远首次以上述身份出现在国际电影论坛上,他此前的标签则是“余额宝之父”。

      2014年,阿里巴巴以62.44亿港元收购港股上市公司文化中国60%的股权,后更名为阿里影业,但其盈利状况一直不佳。财报显示,2016年、2017年及2018年一季度其归属普通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9.59亿元、-9.50亿元及-16.59亿元,而其营业总投入则达9.14亿元、23.73亿元和33.13亿元。

      面对这样的营收状况,樊路远称对电影基础设施和优质内容的投入不设上限。他将阿里影业未来的战略阐述为“基础设施+优质内容”双轮驱动,具体而言,基础设施业务主要包括观影决策平台淘票票、电影宣发产品灯塔、衍生品业务阿里鱼、供应链金融娱乐宝,旨在降低电影项目成功的不确定性;加大对优质内容的投入,则是因为“阿里影业终究是一家要做电影的互联网公司”。

      4年前,上海电影节官方论坛上,博纳影业集团总裁于冬语曾预言电影公司未来都将给BAT打工。4年后,在同样的场合,樊路远结合上述阿里影业的实际经营状况作出了回应:“我们才是给电影业‘打工的’,优酷一年投资100多个亿在内容上,阿里影业投资几十个亿在内容上”,“当人才、资金、合作达到一定量的时候才能爆发,内容不是一蹴而就的。”

      那么,阿里影业会怎样为电影业“打工”?将如何以新入局者的身份生产优质内容?同时,又将如何收窄亏损、平衡业绩?

      如同阿里在新零售领域强调的供应链、物流、商超、商品及用户的通盘重构和整合,阿里影业也几乎布局电影产业编剧、制作、投资、宣发、票务等全产业链。

      18日,在与万达电影院线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曾茂军的对话时,樊路远详细阐述了阿里影业的产业链布局:在宣发方面,淘票票会成为全新的互联网宣发数字媒体矩阵;在投资方面,与华谊、博纳进行片单合作,投入巨大的资金在内容方面;在自制内容方面,成立五大电影工作室,对言情、偶像、侦探等不同类型影片的开发;在衍生品开发方面,阿里影业旗下有中国最大的衍生品平台阿里鱼。

      之所以会涉足电影的“编、制、投、宣、发、放”全产业链,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李捷认为这是在推动中国电影的工业化。在他看来电影工业化的定义可以具体拆分为三个目标:其一是消除不确定性,即通过产品、制度、能力的互联网方式,把制作、完片、票房、宣传、发行等的风险控制到最小;其二是形成优质内容的持续输出能力;其三是将原有电影的单项目制变为平台制,借此保证优质内容的持续生产。

      以宣发产品灯塔为例,其利用大数据方法将宣发流程变得精准、透明,省去制片方和发行方之间的相互追责;娱乐宝直指电影行业融资痛点,早期为项目提供众筹等融资方式,后期以担保方式提前支付项目结款,减少账期;阿里鱼则通过购买IP版权再向商家授权模式,提升电影的非票房收入。

      恒峰信息增速符合预期,但由于广州华欣增速放缓且旺鑫精密业绩收缩,我们下调2017-2018 年盈利预测,下调幅度分别为15.5%/20.7%,并新增2019 年盈利预测,预计2017-2019 年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89/2.34/2.72 亿元,对应EPS 分别为0.76/0.94/1.09 元/股,对应PE分别为27/22/19 倍。2017 年9 月12 日,旺鑫精密原股东部分持股将解禁,合计887.27 万股,约占当前总股本的3.55%,短期股价或将承压。公司产品结构调整初见成效,教育业务成为主要利润来源,恒峰信息成长可期,广州华欣和旺鑫精密增速略低于预期。但考虑到公司估值处于低位,发行股份购买恒峰信息的发行价为29.5 元/股、募集配套资金的发行价为28.3 元/股,与当前股价倒挂,提供一定安全边际,且设立产业基金加快外延投资布局,中长期看好公司推进智慧教育生态圈发展。暂时维持“增持”评级。

      此前,阿里影业在2016年5月9日通过旗下子公司认购大地影院10亿元人民币可转债;在2016年8月24日,通过收购现有股权连注资方式,以总价1亿元收购杭州星际合共80%股权;还于2016年6月和8月,分别与北京长城沃美电影院线、广宇长城沃美电影院线达成全面战略合作。随后则逐渐减少了对院线月中的构架调整中,樊路远以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身份,兼任大麦网CEO。这引发外界无限遐想,猜测在线票务平台淘票票和现场娱乐票务平台大麦网是否会就此打通。面对新京报记者的提问,樊路远并未正面回应,他解释称,大麦网和淘票票都是让用户远离手机,到现场去欣赏文化内容,这非常有意义。二者只是场景稍显不同,目前淘票票上也可以买到大麦网的票,阿里体系不管是电商、文娱都是全面协同的。

      在内容生产领域,阿里影业曾走过弯路。两年前,阿里影业一位前高管的将不再请专业编剧言论,遭到束焕、史航、宋方金等多位知名编剧的联名抗议。加上布局电影业仅三年,在IP版权、影视人才、项目能力等方面相对不足,阿里影业曾一度在内容生产方面存在短板。

      樊路远希望用“基础设施+优质内容”的方式,补上阿里影业落下的课。具体路径是内部培养新人、外部加大合作。

      据了解,阿里影业内部已经成立五个电影工作室,对言情、偶像、侦探等不同类型影片的开发,恐怖题材暂不涉及。“编剧、导演、制片是形成优秀作品的铁三角,阿里影业正在大量培养年轻导演和年轻编剧,我们培养的导演王强,凭作品《被阳光移动的山脉》获得去年上海电影节最佳导演奖提名、最佳影片奖提名。”

      对外投资方面,樊路远称阿里影业主控及投资两种模式都会参与。他强调阿里影业将与华谊兄弟、博纳影业、北京文化等电影公司的深度合作,主要合作方式有投资、宣发、衍生品制作以及金融产品等方面。

      2018年5月底,光线传媒发布公告称阿里巴巴的战略合作协议到期并自动终止, 但未提及后续安排。有市场分析按照惯用的“AT站队”框架进行解读,称光线传媒或就此“倒向”腾讯一方,而与阿里影业合作较多的华谊兄弟、博纳影业则“站在”阿里一方,万达电影则同时与二者合作。

      樊路远就此进行了反驳:“阿里依然是光线传媒的股东,且阿里影业是平台型企业,与不同影视公司合作取决于项目,不存在站队之说。”

      面对最难回答的盈利和股价问题,樊路远表示阿里长期看好文娱领域,就像其在云计算领域持续八年的投入一样,并且他坚信沿着上述路线持续走下去,会看到期待和向往,尤其看好衍生品等非票房业务。“阿里影业刚刚三岁多,还是个婴儿,我们不能一下子就让一个三岁多的孩子去赚钱。阿里影业从来没有把短期盈利当做目标,我们希望通过阿里影业把最好的快乐和体验带给消费者。”樊路远说。